您的位置:首页 > 特色西藏 > 西藏智库 > 浏览正文

大格局下“一带一路”的愿景与西藏发展

发布:2015/11/19 22:34:09  来源:孙 勇  浏览次  编辑:李素萍
 

   由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意味着中国对外开放在实现战略转变。这一构想已经引起了国内和相关国家、地区乃至全世界的高度关注和强烈共鸣。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在今年3月28日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和行动》,以此推动“一带一路”战略构想。

   “一带一路” (One Belt And One Road(OBAOR)的愿景一旦落地实施,将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和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从这个角度看,“一带一路”虽然是合作发展的理念和倡议,而不是一个实体和机制,但极有可能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产生巨大的效果,赋予中国改革开放新的内涵和战略意义。尤其是愿景文件的发布,提出“沿线各国资源禀赋各异,经济互补性较强,彼此合作潜力和空间很大。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民心相同为主要内容。”这既要看做是对外沿线国家的倡议和阐释,也要看做国内各个部门各省市区理解国家战略意图的一把钥匙。

   从区域经济布局的改建角度看,“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顺应了中国与周边甚至更远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同时也可以满足中国自身对外开放区域结构转型的需要。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政府基于国内生产能力的积累,一直鼓励国内企业“走出去”,更是鼓励沿边省区打开通道建立多方多种形式的合作。中国企业出国投资,大多集中于一些贫穷国家的资源开采项目上,已经产生出一些效益;沿边省区
开通道建立多方多种合作形式的努力,几年来初现端倪。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对外投资首次超过了外资流入,对外投资也被引导到发展中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中的更为引人瞩目的项目上。多年前,中国“走出去”是围绕着大宗商品出口进行的,后来逐步过渡到在一些实行竞标机制的国家承建基础设施项目,因为逐年有着比较现实的收益,沿线的一些发展中国家,总体上比较愿意接受中国的投资。中国改革开放从1979年开始,先后建立了包括深圳等5个经济特区,开放和开发了14个沿海港口城市和上海浦东新区,相继开放了13个沿边、6个沿江和18个内陆省会城市,建立了众多的特殊政策园区。但前期的对外开放重点在东南沿海,广东、山东、福建、江苏、浙江、上海等省市成为了最先的受益者,而广大的中西部地区由于地理因素,一直处于后发追赶的状态,这是东、中、西部的区域发展失衡的一大因素。“一带一路”的构想中的“一带”起始于西部,也主要经过西部通向西亚、南亚、中亚到中东和欧洲,这必将使得中国对外开放的地理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理解了这一点,中西部省区可以作为向外联通的新牵动者,承担起开发与振兴占国土面积三分之二广大区域的重任,同时与东部地区一起承担着中国新的走出去的重任。在此之中,东部地区也通过连片式的“自由贸易区”建设,进一步提升对外开放的水平,依然是国家全面对外开放的重要引擎。“一带一路”愿景和行动,是中国形成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实现东西部均衡协调发展的关键一环。

  可以说,“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与愿景,也顺应了中国诸多要素流动转型和国际产业转移的需要。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发展亟需资本、技术和管理模式,当时以引进外资、国外先进的技术和管理模式为主是正确的,其后也显示了这种选择的正确性。数据显示,1979至2012年,中国共引进外商投资项目763278个,实际利用外资总额达到12761.08亿美元。这些外资企业和外国资本对于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技术进步和管理的现代化起到了很大作用。有人评价说,这是一次由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性产业大转移。到现在,中国国内仍然需要大规模的有效投资和技术改造升级,但中国已经具备了输出资本、技术和管理等要素的能力。据统计,2014年末,中国对外投资已经突破了千亿美元,已经成为资本净输出国。“一带一路”愿景行动恰好顺应了中国诸多要素流动的新趋势。“一带一路”战略通过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这“五通”,将中国的诸多生产要素,尤其是好品质的过剩产能输送出去,让沿线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共享中国发展的成果。

  当然,“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与愿景,还顺应了中国与其他经济合作国家结构转变的需要。在中国对外开放的早期,以欧、美、日等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有着资本、技术和管理等方面的优势,而发展中的中国就恰好成为他们最为理想的投资目标区域,使得中国早期的对外开放主要是对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开放。当中国现今的经济面临着全面转型升级局面时,长期建设形成的一些产能需要找出路,而正好世界上有许多处于发展中的国家面临着当初与中国同样的难题,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帮助这些国家和地区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帮助他们发展制造业乃至现代农业,提高其经济发展的水平和生产能力,具有较大的互利作用,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也帮助中国实现了产业技术升级的需要。

  我们应当看到,“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与愿景,同时顺应了国际经贸合作与经贸机制转型的需要。2001年,中国加入了WTO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中国“入世”在经济的方方面面都产生了巨大影响。WTO这一被大多数成员国一致遵守国家经贸机制,在一定程度上冲破了少数国家对中国经济的封锁。但近年来国际经贸机制又在发生深刻变化并出现新的动向,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中国的外经贸。“一带一路”战略与中国外经贸发展有着紧密联系,也与建立多方自由贸易区战略有着紧密联系。有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在建的自贸区涉及32个国家和地区。中国的多方自由贸易区战略,必将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而得到落实和发展。

  “一带一路”这个宏伟的战略构想与愿景,在实施中不仅涉及众多国家和地区,涉及众多产业和巨量的要素调动,其间产生的各种机遇相当多。主要有三个:

  一是产业创新带来的机遇。中国产业创新涉及产业转型升级和产业转移等带来的红利,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一些“过剩产能”将转移到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在其他国家被合理估值后予以接受;国内因产品出口发达国家受限而受到影响发展的产业,有可能在其他国家就能绕开这些壁垒等等。联通周边国家,自身的产业转型升级也会有更好的机遇,如技术改造、研发投入、品牌树造等,都将给投资主体带来新机遇。二是金融创新带来的机遇。“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首先需要有充足的资金流,巨量的资金需求只能通过金融创新来解决。中国已经发起设立“亚投行”和“丝路基金”,但这也只能解决部分资金问题,沿线国家和地区一定会进行各种金融创新,包括发行各种类型的证券、设立各种类型的基金和创新金融机制等等,这其间的红利和机遇会相当的多。三是区域创新带来的机遇。“一带一路”本质上是一个国际性区域经济的范畴,随着“一带一路”愿景行动的实施,必将引发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区域创新,这包括区域发展模式、区域产业战略选择、区域经济的技术路径、区域间的合作方式等等,其间的每个创新都蕴涵着很多的机遇。

  在看到机遇的同时,也要充分估计会遇到的风险。围绕“一带一路”愿景行动,实施中的任何创新,其实都有潜在的风险,有的风险会反冲到国内,尤其以金融为主的如股市、期货指数等虚拟经济创新,其蕴含的乘数式风险,对国内的对冲十分隐蔽但危害极大,需要中国有关部门和行业保持高度警觉,并提前制定风险防范预案。还要注意的是沿线部分国家的政局并不稳定,不同党派之间的理念差别很大,党派之间的轮流执政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对外政策,这种情况大多数会造成中国投资主体的风险,在具体实施“一带一路”愿景和行动时,投资主体必须对这些国家的政治格局、法律环境等进行必要的研究,做好风险应对的预案,将投资的风险降到最低。另外,实施“一带一路”愿景和行动,必须与国内的经济状况相适应,中国内陆的产能过剩是相对的,国内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尤其是西部边疆省区仍有很大的需求。如果不顾及国内的实际需求,无条件地向国外投资和转移产业,有可能会产生对国内投资的挤出效应和若干产业的空心化。

   构建开放型经济体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并提出愿景行动,是中央在新形势下实现开放型经济战略的“先手棋”。西藏虽然地处偏僻,却是一个直接面对南亚的省级自治区,具有天然的便利条件。二十多年前,区内外学者就对沟通欧亚大陆桥建立南亚陆路大通道问题进行过讨论,西部大开发之后,国家部委在谋划青藏铁路二期工程时,专家学者再次提出了青藏铁路到拉萨之后向南延伸的意义,即对于中国打通南亚陆路大通道有着战略上作用。前不久,西藏自治区的一个规划中,在南亚陆路大通道概念上添了“商贸”二字,成为建立面向南亚的商贸大通道的一种提法,可能是决策层更为实际的一种思路。无论如何,认清发展形势、抢抓战略机遇、找准优势发力,可以在全方位参与“一带一路”的战略与愿景行动中,打开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局面。不过,人们看到,“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提出之后尤其是国家出台愿景行动公告后,西藏的反响没有出现预期的热度,从可以检索到的报媒与互联网上,鲜有西藏决策层的正式讲话与文件,涉藏智库的文章也较少。可见,我们的准备是不足的。

   个人认为: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领导集体,以更新的思维构建宏大战略,推动中国进入创新驱动发展的新阶段。国家实施“一带一路”发展新战略愿景,不仅为丝绸之路沿线各国和地区承载起繁荣发展的梦想,赋予崭新的时代内涵,也为西藏提供了最直接、最现实的重大历史机遇。西藏地处国家向西开放的前沿地带和事实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区域枢纽的位置,“一带一路”和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政策机遇,对西藏加快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交流合作发展,进一步拓展创业创新发展空间,提升西藏知名度和影响力是有利的。对于西藏来说,要在创新驱动发展中赢得更多发展空间,应当全面融入、主动对接“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和愿景行动,不断拓展经济发展的空间,加快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为未来发展蓄积强劲有力的动能,才能使西藏有实力在创新发展中占有一席之地。

   “一带一路”战略机遇对于西藏来说是宝贵的,不能只是停留于观望的愿景上,应该盯紧国家优先推进的基础建设领域和文化交流领域,尽快谋划,尽快行动,以持续推进全方位、多层次交流合作,全面提升西藏对外开放水平,采取措施拓展创新创业的空间,充分发挥比较优势,使构建中国内陆面向南亚的陆路大通道成为现实。在近期可以积极组织有实力的企业向西走出去,与邻省沟通策划并联动“西出”战略,推动“藏博会”上升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经贸洽谈交易会,组织优势特色产品直接出口等。积极争取丝绸之路(西藏)国际汽车拉力赛、中外文化年等交流活动在西藏承办,与周边国家和地区互办旅游推广周、艺术节等活动,合理规避国内一些政策约束,搭上“一带一路”的“顺风车”,推动旅游文化产业发展等。

   当然,我们必须要看到西藏维护社会稳定任务很重,促进西藏“长治久安”是中央赋予的重要任务。中央第三、第四、第五西藏工作座谈会的精神一脉相承,都对西藏的稳定与发展提出了目标任务,稳定与发展相辅相成,需要审时度势辩证处理两者的关系,尤其是结合中央既定的三步走大战略,要求西藏在2020年与全国一道建成全面小康社会,距离这个时间已经很近了,西藏2014年GDP居于全国之末的局面亟待改变,西藏在统一大市场格局下对外开放的目标任务亟待完成,西藏在中央长期总体供给下的自我发展能力亟待培育,西藏在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一体化进程中的战略愿景行动亟待展开。

   总之,“不谋长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不足以谋一隅。”我们应当充分认识到习近平主席“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具有高瞻远瞩、审时度势,对密切我国同西亚、中亚、南亚周边国家以及欧亚国家之间的经济贸易关系,深化区域交流合作,统筹国内国际发展,维护周边安全环境,拓展西部大开发和对外开放的空间等方面的重大意义,找到西藏贯彻落实习主席这一宏大战略构想的落脚点,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勇于探索,统一认识,将这一战略愿景付诸于行动。


 

西藏分类广告西藏企业商圈西藏博客返回首页
更多精彩
评论加载中...
>> 网友报料频道推荐
用户帮助 | 手机版 | 用户注册 | 在线投稿 | 广告投放 | 留言反馈
Copyright © 2015 ™ tibetwindow.com.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西藏之窗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