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特色西藏 > 西藏智库 > 浏览正文

建设藏彝走廊经济带的对策研究

发布:2016/1/17 18:45:12  来源:中国西藏之窗  浏览次  编辑:李素萍


  藏彝走廊是我国西部地区最重要的民族走廊,地处青藏高原东南缘,联结我国西北、西南,纵贯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印缅孟经济走廊、长江经济带。在改革发展不断深化的大背景下,变民族走廊、文化走廊为经济走廊,建成联结西北西南跨国经济通道、拱卫西南边疆特别是西藏、横跨五大藏区、聚合藏彝羌等30多个少数民族的走廊型经济带,具有重要意义。  

              一、藏彝走廊经济带的范围与特征  

“藏彝走廊”这一历史和民族区域概念由中国著名民族学家、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提出。“藏彝走廊”从地域上来说主要指川、滇西部及藏东横断山脉的高山峡谷区域,也有人称为“六江流域”。在这里,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和岷江六条大江自北向南奔腾而过。
    这一区域,包括藏东高山峡谷区、川西北高原区、滇西北横断山高山峡谷区以及部分滇西高原区。就行政区域而言,藏彝走廊主要包括四川的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凉山彝族自治州和攀枝花市;云南的迪庆藏族自治州、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和丽江市;西藏的昌都地区等地。 

 

 

 

 

藏彝走廊的范围图 

现今居住着藏缅语族中的藏、彝、羌、傈僳、白、纳西、普米、独龙、怒、哈尼、景颇、拉祜等民族,而以藏缅语族的藏语支和彝语支的民族居多,故从民族学而言称之为“藏彝走廊”。但在此一区域的南部,同时还居住着壮侗语族中的傣族和壮族、苗瑶语族中的苗族,乃至汉族、回族以及孟高棉语族中的一些族体。同时,这条走廊自古以来就是藏缅语族诸民族先民南下和壮侗、苗瑶语族诸民族先民北上的交通要道和众多民族交汇融合之所。“藏彝走廊”所指的正是这样一个独特区域。该区域因有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岷江六条大江分别自北向南从这里穿流而过,在峰峦叠嶂的高山峻岭中开辟出一条条南北走向的天然河谷通道,所以自古以来即成为众多民族或族群南来北往、频繁迁徙流动的场所,也是历史上西北与西南各民族之间进行沟通往来的重要孔道。藏族与彝族是今天此走廊中分布地域最广和人口数量最多的两个民族,其基本分布大体呈现了“北藏南彝”的格局:即川西高原、藏东和滇西北高原亦即藏彝走廊北部主要为藏族分布地区;而其以南地区即藏彝走廊南部则主要为彝族或彝语支民族的分布地区。藏彝走廊区域覆盖面积超过68万平方公里,藏、羌、彝等少数民族人口超过760万。

分行政区基本状况:

甘孜:2014年末,户籍人口为111.30万人,常住人口达到114.79万。2014年,地区生产总值(GDP)达到206.81亿元。

阿坝:2014年,年末户籍人口总数92.25万人。地区生产总值(GDP)达到247.79亿元。

凉山:2014年全州年末户籍人口511.78万人,全州地区生产总值(GDP)达到1314.3亿元。

迪庆:2014年末,全州常住总人口40.7万人,其中:户籍管理人口36.42万人,2014年全州累计完成地区生产总值(GDP)147.2亿元。

玉树:2014年年末全州总人口为40.46万人,全州地区生产总值56.49亿元。

昌都:2014年年末全州总人口为65.75万人,全州地区生产总值128.1亿元。

陇南:2014年末,陇南市总人口282.77万人,陇南市完成生产总值262.5亿元。 

二、建设藏彝走廊经济带的战略意义
  1、在全国“一盘棋”上,藏彝走廊联通丝绸之路经济带、长江经济带、中印缅孟经济走廊,盘活国家安全与发展大棋局。在当前国家安全与发展格局中,“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中印缅孟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等被赋予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与长江经济带、中印缅孟经济走廊之间有重大缺环,南北之间没有连接通道。藏彝走廊不仅仅是国内民族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而且还是发挥沟通中亚与东南亚、南亚的国际走廊。但目前藏彝走廊经济的低度发展阻碍了其在联通“两带一廊”、促进经济要素流通等作用上的发挥,成为一个贯通格局中的“塌陷地带”。建设藏彝走廊经济带,可以强化与“两带一廊”的联通,形成一个贯通中国西部与中亚、东南亚、南亚的半环状经济走廊,这样就整体上盘活了中国西部发展与安全大棋局。

  

 

 

藏彝走廊经济带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地位图

2、在政治上,藏彝走廊经济带建设可以消除达赖集团反分裂势力的社会基础,促进边疆内地一体化进程。从边疆安全与发展态势来看,相对于作为主边疆带的西藏,作为次边疆带的藏彝走廊成为达赖集团和西方敌对势力攻击的重点,自“3.14”事件以来,“自焚”及不稳定事件主要发生在藏彝走廊。藏彝走廊经济带拱卫西藏,是西藏与内地沟通交流的中间地带,其发展程度与水平直接影响中央治理西藏的成效。历史上有“治藏必先安康”,当代有“稳藏必先安康”(江泽民)、“安康必先兴康,兴康必先通康”(朱镕基)。发展是解决藏彝走廊所有问题的总钥匙。促进边疆内地一体化进程,建设藏彝走廊经济带成为新形势下统筹西藏与四省藏区协调发展的主要“抓手”,强大的藏彝走廊经济带将构成对西藏的钳制作用,从而挤压或者消除的达赖集团反分裂势力的生存空间。
3、在经济上,藏彝走廊经济带建设可以破解来自既有区域经济发展格局带来的史无前例的挑战。藏彝走廊地处五省藏区结合部,但其周边的区域经济发展出现了极化趋势,特别是近几年来国家先后批准设立成都重庆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关中-天水经济区、成渝经济区以及以贵阳市为中心的黔中经济区、以昆明为中心的滇中经济区、以拉萨中心的西藏藏中南经济区,两江新区、西咸新区、兰州新区、贵安新区、天府新区。这些经济增长极不仅难以辐射藏彝走廊,反而吸纳其生产要素,形成“挤压”态势,藏彝走廊极有可能沦为环形经济“锅底”。建设藏彝走廊经济带,可以破解既有区域发展格局给藏彝走廊带来的史无前例的挑战和窘态。
4、在民族关系上,藏彝走廊经济带建设能够有效促进多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共同繁体进步。彝走廊是多民族和谐共处共生的典型区域,地处内地与西藏之间的过渡区域,有着多民族互动交融的良好历史基础与社会氛围。在中央关怀与全国人民长期援助下,西藏得到了较快发展,相比之下,原先总体发展水平高于西藏的藏彝走廊区域出现了相对滞后的发展态势。如果藏彝走廊这一多民族和谐共生的样本区域长期被边缘化,那么将会对全国的多民族共生与交融带来潜移默化的负面影响。因此要建设藏彝走廊经济带,使其在经济与民族文化上发展成为具有一定高度的区域,将会吸引西藏的少数民族与内地汉族聚集于此,也会在全国范围内促进各民族的交流与理解,促进民族交融,也体现了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所提出的“民族因素和区域因素相结合”要求。 

三、主要机遇与困难

1、目前藏彝走廊经济带建设有较好的机遇,利用这些机遇加快藏彝走廊发展成为当务之急。

一是有谋划大开发大开放的历史基础、文化氛围。藏彝走廊靠近内地,与内地联系密切,商业文化氛围浓重,不仅仅是民族文化走廊,还是各民族间的经济交流带,历史上汉藏贸易的主要通道、中央政府治边开疆的前沿地带,加之毗邻内地,社会发育程度高于西藏,资源丰富,是一个具有经济开发基础且具有发展潜力的区域。

二是中央推进治边治藏与西进战略。在中央将西部大开发置于全国区域协调发展的优先位置背景下,习近平的"治国必治边,治边先稳藏"战略思想和中央规划建设的“丝绸之路路经济带”、长江经济带建设,这都为建设藏彝走廊经济带提供了有利的战略环境。

三是中央部署对四省藏区的对口援助。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之后,中央将青海藏区纳入对口援藏范围,2014年8月,中央将云南、四川、甘肃等省藏区全部纳入对口援藏范围。这将为四省藏区的发展提供新的外部资源与力量,将会在资金、技术、人才等各个方面为藏彝走廊经济带的建设提供支持。

四是藏彝羌文化产业走廊建设。藏彝走廊民族文化丰富多样,旅游资源得天独厚,具有发展文化产业的先天优势。当前国家规划推进藏彝羌文化产业区建设,以文化产业来推动藏彝走廊的发展。这将构成藏彝走廊经济带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为藏彝走廊经济带建设提供产业发展支持并体现经济特色。 

五是藏彝走廊享受了一系列重点扶持政策。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战略把青藏高原东缘地区作为六大集中连片困难地区之一作为扶贫开发重点。将三江源地区整体纳入生态保护工程,投入大量的国家资金。

2、目前藏彝走廊经济带建设仍然面临不少困难,克服这些困难成为政策的着力点。

一是交通等基础设施成为瓶颈,与外界通融度低。藏彝走廊虽有贯通内部并外联的通道,但现代交通条件较差,难以适应现代经济大发展的需求,不仅仅影响了内部的经济交流,而且还影响了与外部的经济交换,“出不来,进不去”。但是由于地理环境的影响,建设难度较大,难以在短时间内得以改善。

二是资源配置的“边缘化”趋势明显。藏彝走廊地处五省结合部,长期以来按省区配置资源,而各省区对藏彝走廊的资源配置都重视不够,资源配置对藏彝走廊的“边缘化”使得本区域难以有大的发展。

三是生态环境脆弱制约资源开发与产业、城镇发展。藏彝走廊南端基本上与横断山脉区域重合,高山峡谷,北段接河西走廊,生态环境极为脆弱,一旦破坏就难以恢复。较低的生态环境承载力严重制约了丰富资源的开发,影响了产业发展和城镇发展。

四是五省藏区结合部省际行政分割、协同性差。藏彝走廊地处五省藏区结合部,各省尽管建立相关协调机制,省际之间协作与协同机制不畅,存在着“有利益相互争夺、有问题相互推诿”的“以邻为壑”现象,也面临周边省、区难以统筹藏彝走廊区域发展,使之陷入“在落后中发展,在发展中落后”困局。

五是区域内缺乏较大的城市,缺乏吸纳能力。藏彝走廊经济带的地理环境决定了难以建立大型城市,难以形成集约性与规模性的经济中心,城市的聚集与扩散效应就难以发挥。在藏彝走廊的周边地带,则分布着诸如成都、西安、兰州、昆明等特大城市,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正在“虹吸”藏彝走廊的资源与人口。 

四、对策建议

1、厘定建设藏彝走廊经济带范围,将其上升为国家区域发展战略。藏彝走廊经济带建设不仅是谋求区域经济本身的发展,而且谋求其在全国区域格局的独特作用。建议中央从“十三五”开始,把藏彝走廊经济带建设纳入国家战略,作为一个特殊的国家级经济区域加以规划建设,并在政策、资金、人才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实施国家藏彝走廊经济带发展战略,力争将其建成青藏高原特色经济走廊、治边治藏依托区、生态环境保护样本区、跨省区的民族团结示范区和特色鲜明的世界级旅游文化走廊。    

2、科学定位,不断丰富藏彝走廊经济带内涵。一是长江上游生态保护区:拓展“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实施范围,使其成为重要的生态屏障。二是交通能源走廊:联结丝绸之路经济带、长江经济带、中印缅孟经济走廊联动发展、贯通南北的战略大通道,横跨滇藏公路、川藏公路以及滇藏铁路、川藏铁路、成兰铁路,连接黄河上游、长江上游水系,开发当地优势水电资源,发展太阳能、生物能、地热能等新型能源。三是商贸物流走廊:对内,让结合部内部商贸物流更加通畅,打破行政区划的限制;对外,让来自东南亚的货物与来自中亚的货物在此流通。在节点城镇形成商贸城市。四是产业合作走廊:旅游发展方面:在南部区域,形成“大香格里拉”旅游圈,在北部区域,形成“大九寨沟”旅游圈。发展健康产业,鼓励民间自驾车旅游、汽车拉力赛、民族文化旅游、民族体育赛事等民间文化项目,使之成为旅游集散地、跨境体育赛事基地等。对水电、矿产等资源开发上统一规划,平衡协调区域之间的利益关系。做大高原特色农产品加工、藏中药生产加工等工业。五是文化交流走廊:避免经济发展对当地文化产生较大冲击,利用夹多民族文化走廊的优势,对外发挥民族文件多样性的优势,开展民族语言文化交流、科学考察、学术交流活动、民族文化博物馆等文化交流;对内促进民族交流融合,加强经济技术合作与交流。

3、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先行,形成经济要素流通的走廊。藏彝走廊是地理走廊、文化走廊,通过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让物流、人流、资金流、信息流等流动起来,让财富充分涌流。通过一批大型重点项目的建设,形成航空、铁路、公路优化衔接的交通运输网络,形成纵横结合、内通外联的交通运输格局,提高通畅水平和通达深度,破解交通对经济发展的制约瓶颈。现有这一区域的交通基本上形成了北部以马尔康、南部以雅安为枢纽的布局,随着成兰、川藏、滇藏等三条横穿藏彝走廊经济带的铁路国家在“十三五”期间加大投入力度,加快工程建设进度,只要修建联结马尔康与雅安之间的道路,就形成了贯通南北,联结东西的交通网络。加快建设甘孜等一批机场。推进走廊内各省之间重大基础设施一体化建设,提升共建共享和互联互通水平。 

、以发展优势特色产业为龙头,筑牢藏彝走廊经济带的产业基础。一是进一步调整一、二、三产业所占比重问题。加大投入建设现代化农业,提高农业的科技含量,形成农业产业化,发展农产品加工业,提高加工技术与科技化水平;通过节能减排、完善管理、发展高新技术企业来优化民族地区工业结构,努力在保证工业效益的同时减少能源的无效率损耗和对生态环境的严重污染;要进一步拓宽服务业发展领域,使服务业与制造业、农业相结合,利用先进技术促进第三产业快速健康的发展。二是要充分将现有的优势资源规划发展成为文化旅游、民族手工艺、创意产业等产业,实现提产城一体化,实现文化旅游和文化创意产业深度融合。三是开发利用各地区的特色资源,发展特色产业,形成一个以特色主导产业为核心的特色产业结构系统,重点抓好各级各类工业园区建设。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该区域经济发展呈现出低密度、弱循环的特征,因此在产业发展的选择上,要着重围绕民族特色与生态主导为中心进行产业选择与布局。

  4、加大财政投入,设立藏彝走廊经济带建设基金。建议从“十三五”期开始,国家将交通建设、生态保护、文化建设、资源开发、民生工程等重大建设项目安排在藏彝走廊经济带,通过深化改革,探索经济-社会-生态-文化多元互动的良性发展体制机制。与此同时,要整合不同部门不同区域的政策与资源,使其形成一个的系统的发展规划战略。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积极发挥民年资金的作用,结合开发当地优势资源,促进民间资金向民间资本转化。中央发起设立藏彝走廊经济带建设基金,采取“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统一管理,统筹使用”的机制运作,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6、坚持人的城镇化,因地制宜,探索新型特色城镇化建设路径。坚持人的城镇化,推动城镇规模扩大。更加注重人的城镇化,坚持将城镇规模扩大与人的城镇化相协调,对有条件的地方要加快城镇发展,做大城镇规模;没有条件的地方促进城乡公共服务统筹。突出民族特色,坚持文化立城优城。 吸纳民族文化特色和地方风景特色,努力建成一批具有规模效应和聚集能力的节点城市,打造一批独具民族特色的新型工业城镇、旅游城镇、商贸城镇。强调结合自然环境和建设条件,彰显城镇民族特色,更加注重传承民族类文化、凸显城市特色。因地制宜,优化城镇建设步骤与建设模式。根据自己的特殊文化、特色产业和特有资源情况,或以历史文化模式,或以产业优势模式,或以优越的生态环境模式,或以几种资源配置复合模式等,优化城镇建设步骤,促进不同区域的快速发展。 

     7.推动民生发展,建成全国“反贫困”战略高地。藏彝走廊大部分属于集中连片贫困区,农牧民收入与生活水平较低。藏彝走廊经济带的建设要着眼于民生,政策、资金、项目向民生工程倾斜,集中力量展开反贫困,使得民众在参与藏彝走廊经济带的建设的过程中受益。建议国家发改委研究设立建立“藏彝走廊统筹区域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统筹走廊走廊区域发展。建议国家民委启动《藏族走廊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建议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启动编制《藏彝走廊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2016—2020年)》。      

  8、逐步完善经济社会发展政策和少数民族优惠政策。建议国家民委、财政部牵头制定藏彝走廊经济带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配套资金。建议发展民族文化、教育、卫生、体育等社会事业,把藏彝走廊经济带建设成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跨省示范区,为全国民族地区、贫困地区协作发展探索新路。建议创新民族贸易和少数民族特需商品生产政策,增补一批民族贸易县,扩大全国少数民族特需商品定点生产企业名单及其生产的少数民族特需商品目录,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形势。加快实施有利于保护环境的生态补偿政策,将“三江源”生态保护政策延伸到其他地区。

   9、积极探索走廊内外协作与协同机制。建设藏彝走廊经济带必然给这一区域的各省带来巨大利益与发展良机,可能会出现争夺项目、争夺利益、重复建设的状况,不利于藏彝走廊经济带的整体布局与顺利建设。依据“因地制宜、突出特色、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原则,统筹西藏与四省藏区、藏区与非藏区协调发展,突破行政藩篱,进行资源整合,实行统筹规划、综合开发、协调发展,促进资源跨省际合理流动和优化配置。藏彝走廊各州县地方政府在思路上要高人一等,在行动上要领先一步,抢占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和新一轮西部开发先机,加快形成中国西部开发战略高地。倡导藏彝走廊的州县政府组建藏彝走廊经济带区域协作区,制定《藏彝走廊经济协作区章程》,签署《藏彝走廊经济协作区合作框架协议》。建立藏彝走廊旅游合作机制,打造“黄金旅游线路”。
10、分阶段、分主次、有规划、有策略地进行开发建设,控制规模,注重成效。

    藏彝走廊区域内部的发展也不均衡,表现在南北两端建设基础较好,开发程度较高,而且受到较大城市的辐射。因此,要统筹规划,在阶段上,先易后难,逐步探索,先展开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再进行产业发展;在空间布局上,分别从南北首先着手,由点到面再到带;在主次关系上,处理好建设与保护之间的关系。不可一刀切,也不可一拥而上,而是要控制规模,优化空间布局,采取渗透式的开发建设,注重建设的经济社会长期效益。

11、尊重当地民众的意愿与利益,探索保障与补偿当地民众利益的机制与渠道。

    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在进行藏彝走廊经济带的开发与建设时,要充分考虑当地人的意愿与利益,充分考量这一开发建设对他们可能造成的冲击。尊重当地民众的主体性,注重在开发与建设过程中当地民众的参与并使其从中受益。形成一系列的机制与渠道,使其既能从以市场为基础的运作之中获得发展机会并培养发展能力,也能享受政府在财政上的补偿,使其利益不受损,发展可持续。 

 

西藏分类广告西藏企业商圈西藏博客返回首页
更多精彩
评论加载中...
>> 网友报料频道推荐
用户帮助 | 手机版 | 用户注册 | 在线投稿 | 广告投放 | 留言反馈
Copyright © 2015 ™ tibetwindow.com.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西藏之窗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