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特色西藏 > 西藏旅游 > 浏览正文

纳木措,情人的那一滴泪

发布:2016/1/30 0:54:53  来源:中国西藏之窗  浏览次  编辑:佚名
如果你去过西藏但你没去过纳木错;如果你去过纳木错但你没在纳木错看过朝霞数过星星;如果你在纳木错湖边看过星星朝霞但你没在纳木错转过湖,那,就再去西藏。-----《西藏行知书》

  拜会了珠穆朗玛,该付纳木错的约会了。纳木错,一片具有魔力的土地,对于纳木错的憧憬,更多源于她美丽动人的神话故事,年青唐古拉思念的泪,铁骨男儿的柔情。那美丽的传说是纳木错的灵魂,赋予她恒久而鲜活的魅力。

  丫头和蔡姐在前一天晚上就说好要6点30分早起徒步去扎什伦布寺,我爱赖床,除了有日出的吸引, 否则阻挡不了我对醒后赖床的贪恋。在珠峰完全超出我意外的无高反,卸掉那伴随已久的忐忑不安,再无负担,特别轻松地窝着想象纳木错的蓝, 在神话传说中再迷糊过去。

  丫头总是最强的,仿佛有用不完的体能, 年轻就是好,总是虎虎生气,在珠峰说走上去就走上去,把环保车都搁在脑后! 蔡姐也是暴走族, 热爱运动的她身材超好,瑜伽更是练就优雅的举止,而成都温润的气候让人心生艳羡,那一张白白嫩嫩的俏脸,年轻不止十岁呢,川妹子的美貌果真名不虚传呢!

  队长也说要早去拍香客,于是他们三个就不坐师傅的车子先行。于是我负责暂时承担了会计兼出纳的活,结账后和余下的人坐师傅的车去扎什伦布寺。不过在丫头后来的游记看到,原来她们起晚了,没有徒步,是和队长打车去的,嘿嘿。 而且据丫头的游记还说他们也想逃票, 和队长混在香客中打算混进去, 嘿嘿, 没有成功呢。

  和KEN&小婧,天使&风来在餐厅吃免费的早饭,这也是我们十几天住过唯一能管早饭的宾馆,但是对于藏族早餐我实在不能恭维,馒头怎么也啃不出原味的甜香?白粥中撒着几颗下火的绿豆,清清淡淡的就是没有米香,咸菜永远就是腌制的白萝卜,但就是过过醋的,如何能下粥?还好我带了榨菜,借用队长的一句话是:“在路上基本就是一种不饱也不饿的状态。”

  结账后,把丫头、蔡姐、队长的硕大背囊一并装车,尼玛大叔真不错, 总是主动帮忙。

  扎什伦布寺的名声也是顶顶大的,扎什伦布寺是日喀则地区地区最大的寺庙,那是四世之后历代班禅驻锡之地,那可想而知里面的宝贝了。在寺庙的前方有一个很大的广场,很多虔诚的信徒在晨晖中做等身长头跪拜,一次又一次,此起彼伏。有暮年老妇人,有饱经风霜的中年汉子,有容貌娇俏的少女,有稚气未脱的孩童。什么信仰?我问自己。黑夜中的一盏永不熄灭的明灯,让你纵使一人也不会感觉孤单和害怕,在那里可以找到踏实依靠和明晰的指引。是这样吗?如果能有这样踏实的感觉,那么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我再一次想起John说的一句话,在一次唱诗班上,他说你看楼下熙熙攘攘的人,脸上堆满的是焦虑和浮躁……

  扎什伦布寺有5百多年的历史了,依山势起伏兴建,规模宏大,金顶红墙,庄严华丽。据说寺内有经堂50多间,房屋3600多间,大大小小的经堂主殿偏殿和谐对称,高大主建筑群在通透的蓝天映衬下更为雄伟壮观,彰显着岁月的沉淀和历史的厚重。

  在里面胡乱走,没有章法, 和同伴走散了, 喜欢的就是这种自由散漫。这里比哲蚌寺要人气兴旺些,不时有一群僧人低语走过,老老少少的香客结伴而来,寺庙真是蛮大的,绝对没有沿海庙宇的拥挤吵杂,适度的香客、访者和这里的主人,构成一座有着适度生活气息的庙宇,置身其中也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格格不入的访者, 哪怕对藏传佛教没有很多的认识。

  就这样很舒服地随意走动,有时撞进大殿, 蹭蹭导游听上一段讲解;有时又寻着那飘动的窗帘走去,迷失在那些山间小路;或者静静坐在石头上看微风中娇嫩的小花,有灿烂开在今朝的,有寂静凋谢在昨夜的,有含苞孕育能量怒放在明晨的,一一摄入镜头,连同自己在清晨的阳光中那长长的影子。

  路过一个地方很喜欢,这是两座大殿的一个空隙处,装饰精美的外墙上有一个很Q的小狮子在蹲坐,或者不是狮子,是一个象征吉祥的小神灵吧,而从这里望过去,远处村落在晨雾中影影绰绰,青烟袅袅,而那个小神灵仿佛就是这一派安静祥和的守护者。

  在寺庙中难免和许许多多的僧人擦肩而过,初初我是报以默然,因为觉得这些大庙中的僧人对于我们这些花花绿绿的造访者一定是熟视无睹的,我怕我的微笑会遭到视而不见的尴尬,但是每每和面善的僧者迎面而过,一张默然的脸非我本性,于是在扎什伦布寺我试着带着微笑直视他们,我惊喜地得到的是或腼腆, 或恬淡,或从容,但都是真挚的微笑。原来人和人的交往都是这样,哪怕是僧者和毫无宗教信仰的人,只要你报以善意的微笑,你得到的会是对等的回报。

  在偌大的寺庙中走走停停,听着那些似懂非懂的宗教故事,偶尔会在殿堂或广场邂逅队友们,聊几句转身又各自散去,喜欢这种适度的自由,有伴但又不会有约束。收到丫头的短信:在哪?我们在门前的广场,就差你了。匆忙赶去汇合。

  纳木错路上, 难忘那一曲田园牧歌。从日喀则到纳木错的路上,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是那么的大气,一片深秋金黄色草甸上, 悠悠的羊群,悠然自得的放牧者,如一幅秋日的油画。两个饱经风霜的藏族汉子,岁月在脸上雕刻了沟壑,而眼睛还是那么的清澈。他们午餐让我艳羡,柔软的草甸,高远的天空云彩如怒放的花朵,吱吱冒烟的酥油茶,抿一小口青稞酒,嚼着香甜的糌粑,还有一个半导体在热烈地放着小曲……

  快乐和满足有时候很简单,满足的程度取决于期望度,而我们总是要求太多,所以才会生出那么的抱怨。

  在沿路的岩石壁上看到画着很多梯子,我问尼玛大叔为什么,他说藏人相信这些梯子是帮助过世的人到达天堂的,听了我没有再说话, 心底默念着抵达天堂的梯子,抵达天堂的梯子。我也愿意这样相信, 多善良多美好, 有信仰真好。我相信, 那是抵达天堂的天梯。

  去纳木错的路很好,都是柏油马路,而且很长的一段都是和青藏铁路并行,路遇几次列车呼啸而来, 本来打算青藏进川藏出的,但是担心卧铺票难买,而硬座是绝对超出我的承受能力,只能早早死心定了机票,所以能看到天路上的火车也算半了心愿。沿路还看见四五十辆空的军车,整整齐齐浩浩荡荡,看样子是运送援藏物质后空车返回的。觉得空车多浪费汽油,可惜了, 应当统筹规划,有出有进,一举两得才好,否则多不环保呢。纳木措海拔4718米,湖畔没有常住居民,比拉萨(3650米)高了1000多米,据说高反的凶险程度高于珠峰,那天听药店的人说医院10个高反8个来自纳木错, 于是又有一点心有怯怯。

  来到卖门票的地方意外听说可能今晚要下雪了, 不让进, 否则下雪封山给困住几天出不来,哦,天, 怎么会这样?发愁!! 就这样无缘目睹念青唐古拉对纳木错的七千万年的深情?又过了一轮的协商,我们外交官回来说放行,继续前进!比较搞不懂,不过听后一天来的人说的确是下雪封上了,看来我们又一次走运了。

西藏分类广告西藏企业商圈西藏博客返回首页
更多精彩
评论加载中...
>> 网友报料频道推荐
用户帮助 | 手机版 | 用户注册 | 在线投稿 | 广告投放 | 留言反馈
Copyright © 2015 ™ tibetwindow.com.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西藏之窗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