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特色西藏 > 西藏文化 > 浏览正文

西藏非遗保护工作实现数字化

发布:2017/6/1 23:14:00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浏览次  编辑:佚名
 在现代化、城市化和信息化的时代大背景下,口头传说、传统表演艺术、民俗礼仪及传统手工技艺等非物质文化正逐渐失去生存空间。如何利用现有信息技术手段使非遗得到更好的保护和推广呢?记者了解到,为避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过程中出现“人亡歌息”、“人走艺亡”等现象,自治区文化厅开展了非遗特色项目数字化保护工作以及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

非遗项目普查

涵盖十大类别

非遗数字化保护是一项长远工作,自启动开始,自治区文化厅、自治区群艺馆(自治区非遗保护中心)、自治区图书馆等部门都积极参与进来。自治区群艺馆(自治区非遗保护中心)副馆长阿旺介绍,非遗保护的前期培训、编目等工作已完成,目前主要在做音频、视频的导入等工作。

“此次将导入包括国家级和区级300多个非遗项目资料,与此同时相关的补充资料也还在进一步搜集中。”阿旺说,除了已列入非遗工作的项目,其他有价值的传统技艺,如农耕文化等,也会制作成音频、视频导入数据库,供更多的爱好者、专家学者参考学习。

“但是目前这些视频、音频等,只能通过内网查询,因为很多工作还没有完成。”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西藏自治区分中心工作人员说。

记者了解到,自2006年非遗普查工作启动以来,全区共成立了十几支普查队,通过走访、考察、搜集了大量资料,包括录音带、录像带近2000盒、照片4.5万余张,涵盖了传统音乐、民俗等十大类别。

阿旺介绍,目前数字化保护工作中已完成的有格萨尔说唱、八大藏戏、传统舞蹈等部分特色项目。“这些资料最终按照国家规定的格式要求经过整理、剪辑后,以文字、音频、视频等多媒体数据形式呈现给大家,实现了资源共享。”

很多年轻人

加入非遗保护队伍

夏日午后,骄阳烤晒着行人,自治区群艺馆正在进行堆绣工作的老师和小伙儿们却欢声笑语不断。她们趴在巨幅毯子上认真地工作着。记者了解到,除了堆绣等制作技艺传承外,非遗传承还包括说唱艺术传承。藏族史诗《格萨尔》就是典型的例子,代表着藏族民间文化与口头叙事艺术的最高成就。

“传承人一定要掌握一门独特技艺,并经国务院文化行政部门认定,承担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传承保护责任。在他所在群体中有深远影响力,被这个领域中的人广泛认同,具有公认的代表性和权威性。”自治区文化厅非遗处处长吉吉说。

据了解,目前,我区非遗项目近800个,有国家级传承人68人、自治区级传承人350个(其中传统舞蹈类150个、传统技艺类70多个)。

“现在国家提高了非遗传承人的待遇,还会给他们一些补助,一方面起到生产性保护作用,另一方面增加了他们的收入,是一举两得的事。所以,传承人不再只局限于人们传统观念中的老者,很多的年轻人也愿意加入进来。”阿旺说。

向产业过渡

要进行生产性保护

我区许多非遗项目是经历过上千年风霜洗礼后沉淀下来的结晶,如唐卡、藏香制作技艺等,不同于流水线上的产品,因此我们不能进行大批量的生产,这样会贬低它原有的价值。

“非遗作为一种资源,是文化产业的一个基础,需要与市场接轨,有了市场需求才有生产动力。”吉吉说,但是非遗的核心是保留其原有价值,因此在向产业的过渡、融合中,必须要进行有类别的生产性保护。

“一个大师一年制作一幅唐卡,很多人想要,具有巨大的收藏价值,但是如果大批量生产,质量下降了,谁还会要呢?”阿旺举例说,非遗产业不等同于批量生产,不能因为需求而破坏了它们的特征和规律。可以利用原有技法进行其他创作,但必须要以独有的特色针对有需求的市场再做对口的产业。

阿旺介绍说,国家在非遗保护工作中投入了巨大的人力和财力,为的就是最大程度上保护好它自身的核心价值。

“藏族服饰,近年来吸引了大批厂家定制,很多游客来到这里也会购买,类似这种消费群体较大的产业,可以选择大批量生产,但是生产中一定要保留原有藏族服饰的特色,不能因为需求量大而人为降低它的质量。”吉吉说,在机器化生产过程中一定要懂得保护这些特殊技艺,同时可以凭借制作技艺去创新,应用到类似的制作工艺中。(实习记者 李海霞 殷琴)

西藏分类广告西藏企业商圈西藏博客返回首页
更多精彩
评论加载中...
>> 网友报料频道推荐
用户帮助 | 手机版 | 用户注册 | 在线投稿 | 广告投放 | 留言反馈
Copyright © 2015 ™ tibetwindow.com.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西藏之窗版权所有